据估计,全世界有超过2.5亿的慢性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者,这些感染者有患慢性肝病和肝细胞癌的危险。目前已经开发了干扰素和多种核苷(酸)类似物作为直接作用抗病毒药物进行抗乙肝病毒治疗,尽管这些药物有一定效用,但很少能清除HBV共价闭合环状DNA(cccDNA),使用口服药物的患者多数还需要终身治疗,在某些情况下,长期使用甚至会出现病毒耐药。这促使必须开发新的病毒靶标,乙肝病毒的病毒核衣壳便是其中之一。  

埃默里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了一种独特的乙二酰胺衍生物——GLP-26,该药可影响HBV核衣壳的装配和cccDNA库的补充。临床前表现尚可,GLP-26在体外还显示出对HBeAg分泌和cccDNA扩增具有重要作用。为了进一步表征该化合物,研究人员使用了能产生高水平HBVDNA的AD38裸鼠模型评估该药对病毒复制和整合DNA的影响。  

埃默里大学发表在研乙肝新药 GLP-26临床前数据

感染后第45天,与安慰剂治疗的小鼠相比,GLP-26降低了HBV滴度2.3-3.0log10。与安慰剂相比,GLP-26和恩替卡韦的联合治疗使HBVlog10滴度降低了4.6倍。  

接下来,研究人员在食蟹猴中检查了通过静脉注射(1mg/kg)或口服(PO)(5mg/kg)使用GLP-26的药代动力学(PK)。发现GLP-26具有34%的口服生物利用度,平均输入时间为3.17小时。口服剂量产生的平均峰值血浆浓度为380.7ng/mL,在给药后0.67小时时观察到(?30倍>体外EC90校正的蛋白质结合),平均末端消除半衰期为2.4h,平均面积血浆浓度与时间的关系曲线为1660ng·hr/mL。  

GLP-26在食蟹猴血浆中的结合率为86.7%。最后,GLP-26在原代人心肌细胞中显示出良好的毒性条件。  

综上,研究认为,作为对HBV感染治疗的补充,GLP-26值得进行进一步的临床前开发。  

说一下,这款药物是由埃默里大学研发的,已经有好几年了(至少4年前略晓薛就看到有公开临床前数据报道),可截止到今年我看到的依然还是临床前研究数据报道,并且此前公开发表的一份临床前数据显示,这款药物还没上人体临床便已发现有耐药的情况,所以,估计这药最终会凉凉......(更多肝病新药研究信息敬请关注“肝脏时间”微信公众号)!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