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性肝炎是全球疾病负担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我国面临的重要公共卫生挑战。2020年7月28日是第10个“世界肝炎日”。柳叶刀TheLancet精选来自《柳叶刀-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关于肝炎防治的文章,分享给读者。  

2018年全球儿童丙肝患病率:模拟模型研究  

2020「世界肝炎日」| 肝炎能够被检测和治疗,没有肝炎的未来是可以实现的

目前,各国关于整体儿童丙肝感染率的研究还十分稀少。相关研究在区域和全球水平仍是空白。大多数儿童丙肝研究关注的对象都是高危人群和流行率较高的地区,这并不能很好地代表普通人群中儿童丙型肝炎病毒的流行程度。儿童中的传播方式、感染途径和治疗方案都不同于成人群体,并且同一年龄段也存在差异,因此需要对儿童的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率进行专门估计,在考虑大规模或全国性治疗策略时尤为重要。我们搜索了2000年1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期间以各语种发表在PubMed、Embase和灰色文献上的文章,使用了以下关键词:丙型肝炎、国家/地区、患病率、儿童/儿科/婴儿/青少年。检索范围包括监测研究、综述文章和荟萃分析。检索出了39个国家和地区的可靠数据,其中25个国家和地区报告的数据非常详细,足以用于回归分析。  

据我们所知,本研究首次提供了世界和各国的儿童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率的数据。由于既往儿童感染率研究开展的时间和涵盖的年龄组都不相同,249个国家和地区中只有39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儿童的估计患病率,因此,本研究基于数学模型展开分析。我们的方法结合了经验数据回顾和104个经过验证的特定国家或地区的丙肝疾病负担模型的回归分析。对最新文献(2019年3月以前出版)的回顾确保了分析中包含现有的最佳感染率估计值。由于缺乏儿童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可用数据,很难在没有模型分析的条件下估计全球患病率。  

儿童人群中丙型肝炎病毒的感染率很高。育龄妇女丙型肝炎病毒高患病率常常同0-4岁儿童的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相关,这是注射药物使用增加和年轻妇女丙肝高度流行的国家和地区需要面对的问题。由于注射毒品最早可以从15岁开始,这一高风险行为也是15-19岁青少年感染的一个关键预测因素。成人丙型肝炎病毒的感染率是5-19岁儿童感染率的关键预测因子。目前,WHO消除丙肝的目标尚未包含针对儿童人群的特定目标。鉴于新的治疗方法,亟需对儿童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进行国家、地区和全球水平的评估。本研究的结果可以为国家和全球战略提供指导,以调整丙肝消除目标。  

乙肝病毒核心抑制剂ABI-H0731的安全性、药代动力学和抗病毒效果:随机安慰剂对照Ⅰ期试验  

慢性乙肝感染的主要治疗药物手段包括病毒脱氧核糖核酸聚合酶和逆转录酶的核苷(酸)抑制剂。这些药物能够将血清病毒载量抑制到定量检测限度以下,并改善乙肝病毒引起的肝损害。然而,对于很多患者来说,这些药物无法完全抑制病毒复制,而且对肝内的病毒基因组DNA(共价闭合环状DNA,cccDNA)几乎没有效果。因此,通常需要终生治疗来维持临床疗效。ABI-H0731是一种新型的病毒核心蛋白抑制剂,现有的标准治疗方案中尚无针对病毒核心蛋白这一病毒靶标的药物。经证明,ABI-H0731的作用机制能够抑制细胞培养物中未感染肝细胞中新的cccDNA的形成。  

本项Ⅰ期研究评估了ABI-H0731在无乙肝病毒感染的健康志愿者中的药代动力学、安全性及其在慢性乙肝感染者中的药代动力学、安全性和抗病毒活性。在本项研究中,ABI-H0731总体耐受性良好,治疗中极少出现不良事件或实验室检查结果异常,研究显示其药代动力学符合每日一次口服给药。28天给药期间观察到血清HBV病毒DNA得到显著抑制,抑制程度与剂量成比例。  

研究结果表明,需进一步评估每日一次300毫克剂量的ABI-H0731对于慢性乙肝患者的作用效果。  

病毒抑制的慢性乙肝患者从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改为替诺福韦艾拉酚胺(TAF):随机双盲多中心3期非劣效性研究  

作者于2019年5月30日检索了PubMed,使用了以下关键词:“HBV”、“乙型肝炎病毒”、“慢性乙肝”、“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替诺福韦艾拉酚胺”、“骨毒性”和“肾毒性”。搜索范围涵盖2019年5月30日之前发表的临床试验研究,仅限于英文出版物。对患有慢性乙肝、病毒血症和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浓度升高的患者进行的既往3期研究表明,替诺福韦艾拉酚胺(TAF)的疗效和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相似,且可以改善骨骼和肾脏的安全性。在发表的研究中,尚无将TDF治疗方案随机换成TAF以评估疗效及骨肾安全性变化的相关研究。  

欧洲肝脏研究协会(EASL)和美国肝病研究学会(AASLD)的治疗指南建议HBeAg阴性和阳性的活动性慢性乙肝患者无限期接受恩替卡韦、TDF或TAF抗病毒治疗,这些药物是HBV感染的一线治疗药物。同时,该指南推荐TAF代替TDF用于存在骨骼和肾脏并发症风险的患者。TAF的开发目的就是将替诺福韦的活性代谢物以低于TDF的剂量输送到肝细胞。  

艾滋病和乙肝患者的临床试验显示,与TDF相比,TAF伴随的替诺福韦系统性暴露水平较低,从而可以减少对肾脏和骨骼的影响。本研究旨在探明将处于病毒抑制状态的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方案从TDF转换为TAF能否在改善安全性的同时保持抗病毒疗效。据我们所知,这是首个评估TAF代替TDF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统计研究,本研究使用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快照算法,该算法最初用于艾滋病的治疗转换试验,本研究将其进行了修改以用于慢性乙肝患者的研究。  

研究结果表明,在长期接受TDF治疗的患者中,转用TAF抑制HBV复制的效果和继续用TDF再治疗一年的效果相同。本研究和既往研究一样,都使用了临床和实验室评估方法将TAF与TDF进行比较。结果表明,TAF对骨骼和肾脏健康的不良影响或小于TDF。一个意料之外的发现是,在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基线水平升高的亚组患者中,接受TAF治疗的患者中有更高比例的患者ALT浓度达到了2018年AASLD规定的正常水平。这一发现的临床意义尚不清楚。  

尽管本研究显示出了积极的短期结果,但TDF转为TAF对于慢性HBV感染者的潜在临床效益还需要长期随访来研究验证。  

亚太地区肝病负担特邀报告|中国致力于减轻肝病负担  

《柳叶刀-胃肠病与肝脏病学》(TheLancetGastroenterology&Hepatology)于2019年12月15日在线发表“亚太地区肝病负担特邀重大报告”。2015年,全球肝病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二来自亚太地区。本报告研究了亚太地区的肝病负担,深度回顾了11个国家和地区肝病的流行病学和病因学。虽然病毒性肝炎仍然是亚太地区肝病最普遍的致病因素,但是酒精性肝病及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负担日益加重。本报告提出,亚太地区各国必须重视并且为改变当前肝病负担而采取行动。作者:贾继东  *中文翻译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文为准。


声明:
不要轻信任何医疗广告或新闻报道式广告!
本站所刊载的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请勿直接对照治疗而延误病情!